首页 »

为何要把“清华北大”与“胆子大”对立起来?

2019/8/14 10:32:06

为何要把“清华北大”与“胆子大”对立起来?

 

 

其实,这并非其最新言论,5年前王健林在清华大学一个名为《万达创新的竞争优势》的演讲里就讲过:“这几年,我常讲一句话:什么清华北大,不如胆子大。”

 

若断章取义,不考虑上下文衔接,单就此言而论,他确实说得有些极端偏颇,但放在其演讲的特殊语境里,或许自有其逻辑合理之处。因为他后边还紧接着有这样一段话“国人有句话叫富贵险中求,成功除了智慧、勤奋外,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敢闯敢试。”

 

人生在世,想做点小事,兼有技能与体力即可;想成就大事,则须有学识与胆量,二者缺一不可。没有学识做基础的胆量,只能是傻大胆,就好像《说唐》里的傻英雄罗士信、混世魔王程咬金,仗着运气好,有老天罩着,每一次大胆冒险都有惊无险。而没有胆量驱动的学识,只说不练,畏首畏尾,好比纸上谈兵,画饼充饥,即便是学富五车,满腹经纶,也是没法干成事的,即所谓“秀才造反,三年不成”。

 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清华北大就是学识、学历的代名词,大学几年的重要任务,就是让学生读书学习,掌握知识技能,做到术业有专攻,学会一技之长。有统计表明,清华北大毕业生的成材率远高于一般大学毕业生,更高于那些没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。毕竟,大学教育不仅是传授知识、训练技能,也是培养素质、启发觉悟,这其中就包括敢闯敢干的胆识。

因而,断然把清华北大与胆子大对立起来,把学识与胆识放在矛盾的两极,非此即彼,不共戴天,其实也是不科学的。古今中外无数事实证明,单纯的有学识和单纯的胆子大,都是难以成功的,只有把学识与胆量结合起来,学识为胆量提供科学依据,胆量为学识提供表演舞台,才能做到文武之道,相得益彰。赵子龙一身是胆,长坂坡杀进杀出,但终究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一介武夫,难成伟器;岳武穆不仅胆大无畏,弓马娴熟,而且熟读兵书,运筹帷幄,所以屡建奇功,所向披靡,赢得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的美誉。

 

说到“胆子大”,我们就会想到三国时蜀将姜维,史载他“胆大如斗”,范缜记:“伯约之胆,其大若拳,此心器之殊也。”胆大是他的优势和长处,然其才识学问毕竟有欠,导致谋划策略不细,终于功败垂成,最后死于非命。如今的做事创业也是如此,胆大要和学识有机结合,使其产生化学反应。在确定奋斗方向时,要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;在制定创业计划时,要胆大心细,切忌胆大妄为;在投入创业实践时,不必唯学历是举,不能前怕狼后怕虎;在推进创业步骤时,胆子要大,步子要稳,心劲要热,头脑要清醒,如此,方可使学识为胆大服务,胆大为学识开路,做出一番事业。

 

因而,单纯地说“胆子大一点”好,说“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大的”,说“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”,都是没有意义的,关键看你是在干什么,如果是干违法乱纪的事,还是胆小点好。即便是方向正确,在干正经事,那也不能排除学识的作用,不能否定受教育的意义,否则,就只是匹夫之勇,是无头苍蝇,既干不好,也干不长。看看那些真正成功、持久成功的企业家,哪个不是胆识加学识的产物,其中就不乏清华北大毕业生嘛。

 

“清华北大”与“胆子大”,都不可或缺,这样讲就避免了以偏概全之弊,离辩证法近了点。


本文组稿、编辑:伍斌  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 东方IC 图片编辑:曹立媛